Dear Anna

Merry.Christmas小可爱们
顺便挖个坑存下脑洞

         /提及你/主灯刀
         十月的澳门满是沧桑,就是连风都带着一股子悲愁,满腹都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类的诗句。
         青行灯穿过山头时刚巧看到一个金眸的黑发大美人捧着刚摘的几束小野菊,忽然嘴角微微勾起。
          她念着青行灯喜欢极了的一句情话
         “螃蟹在剥我的壳,笔记本在写我,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而你,在想我”